首页>>国际

大桥大道畅通、5G覆盖山乡 独龙江“一步跨千年”

2022-05-16 16:45:19 | 来源:就爱读书网
小字号

原纱央莉免费【输-入*网,址→【haiya点tv】←选/妞】浏.览.器.打开.需.大保健.学生.品茶.上门.服务在线选M上-门.服/务新版《寻秦记》吴奇隆陈翔悼黄易先生

  大桥大道畅通 5G覆盖山乡

  独龙江“一步跨千年”

  本报记者 王雅婧 通讯员 叶青

  初夏,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担当力卡山上的积雪消融,汇入碧绿如玉的独龙江。独龙江两岸,绿树成荫,掩映着一座既古朴又现代的小镇——这里是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独龙族的聚居区。

  独龙族是新中国成立后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无路无电的原始穷山乡。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昆明专门会见了独龙族干部群众代表;2018年,独龙族成为我国第一个整族脱贫的少数民族;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族群众回信,勉励乡亲们努力创造独龙族更加美好的明天。

  最近,独龙江乡又迎来两件喜事:5月11日,南方电网独龙江乡35千伏联网工程正式投入运行,彻底结束了独龙江地区孤网运行的时代;五一前夕,独龙江乡唯一的金融机构——独龙江信用社荣获全国工人先锋号称号。从勉强温饱到家家户户有产业,从没有一寸公路到大桥大道畅通,从与世隔绝不通水电到5G+数字化小镇,近年来,独龙江乡不仅摆脱了贫困,更实现了“一步跨千年”的现代化振兴发展。

  从没见过银行卡到户均存款超过5万元

  “家家户户都有了产业”

  从独龙江乡政府出发,走10分钟,就来到独龙江东岸,岸边有座颇具当地特色的黄色小楼,这里是独龙江乡唯一的金融机构——贡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独龙江信用社,全部员工只有四人。

  别看信用社小,它可是全乡创业致富的重要金融支撑。自2010年挂牌成立以来,截至今年3月,信用社已累计为当地群众发放“农家乐”贷款472万元、独龙牛养殖贷款378万元、草果种植贷款5548万元、独龙鸡养殖贷款508万元、政策类小额创业贷款1352万元。

  巴坡村的王世荣是巴坡村第一个在乡信用社贷款的人。2015年起,王世荣先后向独龙江信用社申请了三次贷款,用于扩大香料作物草果的种植。

  在王世荣口中,草果不叫草果,是“金果果”。这个40多岁的独龙族汉子如今种了40多亩草果,去年一年纯收入9万多元。王世荣说,“以前,我们住山洞、睡草屋,吃不饱、穿不暖。现在家家都有草果地,去年全村光草果年收入就达到640万元,户均收入2.5万元,收入最高的农户年收入超过了10万元。不少村民都买了新车,添置了新家电。”

  草果,是独龙江乡的一大支柱性产业。靠着金融支持和本地生态优势,独龙江乡近年来发展起林下产业和生态旅游业,除了草果,还有羊肚菌、黄精、重楼、灵芝等名贵中药材种植以及独龙蜂、独龙鸡、独龙牛养殖等。

  靠着特色产业,2021年,独龙江乡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5万元。在信用社,户均存款超过5万元。可2012年时,独龙江乡群众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还不足2000元,更谈不上有存款。谈起乡里的变化,独龙江信用社主任和滇感触颇深,2000年左右,独龙江还是一个原始村落,过江靠溜索,出山攀“天梯”,村里人靠种点苞米等勉强糊口,不通水不通电,没有任何现代化设施。随着云南省委、省政府启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项目,2012年后,这里陆续贯通了公路隧道、跨江大桥、村组公路,盖起新居。但要致富,没有产业不行。发展产业,哪来的资金?信用社就是这么建起来的。

  “信用社成立之初,别说贷款,村民都没见过银行卡!”和滇说,信用社见证了独龙江的迅速发展。“2019年,独龙江乡整乡建档,1403户独龙族群众有了自己的经济档案,同时,独龙族成为全国首个‘整族授信’民族,家家户户都可以获得金融服务,贷款额度也大幅提高、程序也更便捷。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会根据自己的实际生产经营需求,去主动寻求符合自己生产发展的金融产品。”

  1989年出生的小伙子白忠平是乡献九当村村民,2019年,他顺利地贷到15万元,用来建起客栈“辛梦缘”。独龙江生态优美,这几年随着村里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日益便捷,颇具民族特色的小镇吸引了不少游客来观光,乡里索性发展起生态旅游。

  白忠平说,他是在2014年独龙江新隧道打通后开始做起农家乐,当时还只是空房里摆了几张床。随着来玩的人越来越多,地方就不够用了。现在,白忠平的农家乐占地4亩多,有11间客房,还有20多间木楞房准备建,一年收入6万元左右。“党和政府的政策好,只要踏实干,日子是越过越好的。”白忠平说。

  最晚进入现代社会的民族进入5G时代

  村民得病可连线省城专家诊治

  “独龙江乡也上云了!”

  前不久,中国移动100套“云桌面”系统运达贡山县城,落户独龙江乡中心学校。有了这套系统,学校可以通过教学管控平台实现集中管理,还能对学生进行人机交互测试。

  别看独龙江乡地处偏远,拥有“云”这个新鲜事物却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全乡各村各寨安装了200多个“平安乡村”摄像头,摄像头与云南移动“云监控”平台连接,工作人员可以在高清大屏上实时查看村里的情况,避免紧急情况发生;远在外地工作的村民,也可以通过手机APP,随时了解家中老人和孩子的情况。

  云平台对网络的传输速率、质量等都有较高要求,独龙江乡能上“云”,一个基础是2019年这里成为云南第一个开通5G网络的乡镇。

  “大山深处有了5G网络信号,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曾任贡山县县长的高德荣至今记得,2004年,他从独龙江乡拨出了第一个电话。当时全乡只有一个基站,很多村都收不到信号,有电话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村里通知开会,甚至要靠放炮传信,一声炮代表一般会议,两声炮则代表紧急会议。而如今,全乡人手一台智能手机,移动支付在村寨的大小商店也已经普及。

  70多岁的迪政当村村民李文仕如今已经习惯了用手机微信的生活。村里的大事小情,主要通过微信来获知。闲下来还会和在外地读书的孙子视频通话。2015年,李文仕曾有幸作为代表在昆明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会见,当时,她曾用独龙语唱了一曲感恩歌谣:“独龙江这么偏远的地方,总书记都挂念着。”那一年,村里修通穿山公路隧道还没多久,去昆明,是她第一次坐车出远门。

  在偏远的大山深处修建5G基站,非常不易。在独龙江群众眼中,“只有中国共产党会做这样利益人民的事”。信息高速公路的畅通让这个昔日最晚进入现代社会的民族率先进入了5G时代,“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医疗”“互联网+电商”等在独龙江乡纷纷落地,带动了当地的发展。

  别看白忠平平时是个腼腆的小伙子,可做起直播来,一点都不拘谨。白忠平有个短视频平台号叫“独立松”,2018年注册的,如今已经有近3万粉丝量,获赞40多万。对于云南最边远闭塞的独龙江来说,这个数字有很大的意义。

  “以前没有乡亲做过新媒体,我就想尝试做一做。”白忠平说,他主要发布一些独龙江自然风光、民俗风情等内容,同时也把“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草果、坚果、独龙毯、蜂蜜等特产,通过互联网营销的模式卖出去。乡里有个叫“彩云优品”的电商平台,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做起了互联网生意。

  除了电商,数字化建设在独龙江乡其他领域也逐步推进。独龙江乡政府以及部分村委会建起了电子政务平台,提高了办事效率。村民以前到乡里办个事,经常一天还办不完,现在只要到村里几分钟就办妥了。乡里的医院也连入了医疗网络,村民得了病,可以在乡里连线省城的专家诊治。

  森林覆盖率高达93.1%,彻底告别刀耕火种、砍树烧山

  “我们捧上了绿饭碗”

  最近,独龙江进入一年中最美的季节。这些日子,龙元村党总支书记吕正华运来鹅卵石和水泥,准备把房子周边改造一下,再种些花栽些树,打造一座鸟语花香的美丽庭院。

  日子富起来,也要美起来。贡山县委常委、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文宝说,独龙江乡把整治农村环境作为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最近,乡里正在实施创建“美丽庭院”、推动美丽乡村建设的行动,家家建庭院,户户忙种花,由乡里提供水泥,发动群众自己规划设计,就地取材装修自家庭院。

  吕正华说:“独龙江这几年的变化翻天覆地,就我们龙元村来说,以前在整个独龙江乡是村容村貌最差的一个村,经过美丽乡村建设,家家户户住上了安居房。修道路、改厕所、清垃圾……经过一系列改造,现在村里道路干净整洁,院子收拾得整整齐齐,杂物不见了,到处都是花,颜值高了,自己住得舒坦,还能吸引游客,收入来源又多了一项。”

  依山傍水的独龙江乡,江水清澈碧绿,山林茂密青翠。依托独特的生态和文化资源,独龙江乡建起旅游景区。月亮瀑布、森林小镇、生态漂流吸引了大批游客。生态旅游让村民的腰包鼓起来,也让越来越多人了解到什么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以前,独龙族刀耕火种的生活方式不仅破坏生态,而且难以解决温饱问题,一些村民只好靠砍伐树木、猎捕野生动物去换粮食。如今,独龙江乡已经全面禁止狩猎和盗伐,并聘任村民为护林员。目前,独龙江乡森林覆盖率高达93.10%,全乡70%以上面积被划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村里人说,我们捧上了绿饭碗,不砍树不烧山也能致富。

  清晨,在独龙江乡迪政当村,全国“最美生态护林员”获得者李玉花与其他护林员一起,走进茂密的山林,开始了一天的巡山工作。

  “从事生态护林员这份工作,是一件特别高兴的事。”李玉花说,“既能保护好山林,还能享受国家补贴,增加家里收入。”

  “你们生态护林员的补贴每个月能按时收到吗?”“都按时收到了!”李玉花说,贡山县纪委监委的干部每次来村里,都会向村民了解生态护林员补贴的发放情况,自己心里特别踏实。

  贡山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监督保障护林员补贴发放是当地纪检监察机关监督保障“四个不摘”政策落实的重要方面。在贡山县,产业扶贫项目从立项、实施到产生效益,全过程都有纪检监察机关跟进监督保障。

  2020年11月,贡山县委巡察组在巡察易地搬迁点期间,收到护林小组长的反映:“护林员每月返回原户籍地巡山两次,增加了经济负担。”经过深入了解,巡察组发现部分护林员从其他乡镇搬迁到易地搬迁点后,工作责任区还在原来所在的乡镇,不但给护林员的统一管理带来困难,还增加了护林员的支出。将问题转交县林业部门后,贡山县出台了《贡山县易地搬迁安置点护林员管理办法(试行)》,重新划分了护林小组,解决了易地搬迁护林员“来回跑”,工作和生活分离的问题。 【编辑:田博群】


  
(责编:admin)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